为啥《十万个冷笑线》过亿即赢利?

冷笑话 2018-11-05 19:16:09

  “好歹我们也是第一部过亿的。”提到这个梗,有妖气CEO董志凌仍然有些小得意。

  新一部《十万个冷笑话》(下文简称《十冷》)的大电影里,编剧给友情出镜的喜羊羊安排了一句台词。

  这句话里其实埋着两层意思,既指喜羊羊是中国第一部票房过亿的动画电影,也指《十冷》是中国第一部票房过亿的青少年动画电影。

  今天(8月18日)《十万个冷笑线》上映,回忆起两年前的《十冷1》,董志凌说尽管这部电影最终票房过亿,但作为出品方,他觉得对于粉丝有亏欠,它的画面在今天看来有些过于简陋。

  虽然以1000万左右的投入获得了超过1亿的票房,但董志凌认为从电影的质量而言,这样的高回报并不完全合理,情怀加成下的包容度,相近题材的空缺等一系列外在因素共同促成了《十冷1》的成功。

  当把时钟的指针拨回到2012年,作为有妖气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动画,尽管经费和制作水平十分有限,但是《十冷》确实给当时着低幼作品的市场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觉,这种独特的喜剧表现形式为《十冷》积聚了一批粉丝。

  2013年8月,这些粉丝通过众筹的方式在短短几天时间里为《十冷》大电影筹得了100万的制作资金,而众筹的成功也让包括炫动、万达在内的出品方看到了《十冷》的市场潜力。

  最终,第一部大电影以1.2亿的票房成绩成为了当时中国第一部票房过亿的青少年动画电影。

  有妖气的《十冷》电影在启动时,就宣布了三部曲计划。第一部的意外成功,也给《十冷2》带来了挑战。可以说,第一部越成功,观众对第二部的度越低。

  《大圣归来》横空出世,收获了近10亿票房,《大鱼海棠》也已5亿多票房收官。和当年相比,票房过亿依然令人激动,但是却显得不再那么新鲜,尽管不是每一部动画电影都取得了极大的成功,但是无疑它们一起拉高了观众原有的标准。

  而《十冷》看上去与此前的爆款基因完全不同,在项目初期的企划中,它并非完全依据于导演的灵感,而是一开始就基于商业开发的逻辑。

  “尽管我们也有情怀,但还是更愿意把商业性放到前面。”董志凌对《三声》(ID:tosansheng)说。

  对于有妖气而言,更重要的是寻找到一种可行的模式,去创作一部在商业上可复制的动画电影,也许它未必会成为爆款,但却意味着更高的成功率,而这也许也才是大部分的国产动画电影所需要的。

  在《十冷1》上映半年后,《十冷2》正式立项。一个共识是,观众对于这部电影的情怀已经被消耗光了。情怀能够引起观众的情感共鸣,降低原有的标准,却也是不折不扣的消耗品,甚至在很多时候是一次性的。

  对此,有妖气比其他人都有着更深的感触。“因为我们在《十冷》的番剧开发过程中吃过这样的亏。”董志凌说,五年前,《十冷》番剧之后评价一直在朝上走,到了一个顶点之后,开始下滑。

  这个顶点就出现在十冷与周杰伦的合作。“粉丝认为我们有钱了,可以请周杰伦,他们对作品的包容度很快就下降了。”

  在董志凌看来,情怀只意味着成功之前获得粉丝的支持,但是一旦你成功了,成为了爆款,这种情怀就会不再存在。因此,风险管控是有妖气在整个《十冷》电影开发过程中做的第一件事情。

  《十冷1》的制作和宣发投入只有一千万,第二部虽然扩大了几倍,但仍然在承受范围之内。董志凌表示,这是为了系列开发计划可以继续下去,而不会因为某一部电影的亏损就导致全盘计划的搁浅。

  妖气影业负责人鲁鹏也对《三声》(ID:tosansheng)表示,低风险会为IP的开发提供更多的试错空间,但也只有这个产品线可以继续下去,才能让创作团队以此为基础不断创新和突破。

  有妖气将《十冷》规划为一个长线的项目,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希望能够更加稳扎稳打地走下去,第一部电影成功后,《十冷2》的制作经费也有不少来自于《十冷1》获得的利润,而这种方式也会延续到《十冷3》的创作中。

  在这样的逻辑下,董志凌希望《十冷》能够逐步进步,而不太过期待做出一个爆款,“我也会和员工说,不要期望做一个爆款出来,因为这个实在不是你努力就可以的。”

  因此,尽管《十冷2》的投入相比《十冷1》成倍增长,但是有妖气依然将其控制在一个相对较低的数字,董志凌透露,只要票房过亿,《十冷2》就可以不亏损。第一部的成功和有效的风险控制,让资金的进入比起此前要容易上许多。

  “我们把风险控制做的比较好,它不会产生巨大亏损,盈利的可能性也比较高,所以愿意投的人还是很多的。”董志凌告诉《三声》(ID:tosansheng)。

  对于风险的管控也体现在团队人员的磨合上。与《十冷1》相比,《十冷2》的出品方几乎完全没有变化,也依然由艾尔平方承制,北斗企鹅担任配音工作。

  董志凌告诉《三声》(ID:tosansheng),团队重合度非常高,是因为长期共事中配合出来的默契能够降低风险:“国内有很多公司,做成了事情之后就散了,那它下一次成功的基础其实已经没有了,我希望《十冷》能有这样的团队积累。”

  这个IP的整体商业开发逻辑,都是以市场需求数据为依据。”我们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,许多创作团队是缺乏市场意识的,有时候尽管导演有很好的想法,但是他对于谁在看他的电影,谁想要看他的电影,未必是有感觉的。”鲁鹏说。

  有妖气是比较少有的在作品早期就对用户数据进行追踪的公司,这些数据有多种来源,一部分来自于有妖气自有的漫画平台,也有些来于动画番剧的反馈。

  在电影的筹备期间,持续更新的动画番剧为IP维持了一定的活跃度,也提供了大量可供分析的用户数据,除此之外,鲁鹏表示也通过万达院线》的观众数据,而这些数据都会帮助进行用户画像,并反向指导电影的创作。

  《十冷》我们有一个非常完整的用户体系,包括有哪些人在看,原著粉和非原著粉的比例是多少,年龄层构成等。例如,当年《十冷1》的用户集中在17到24岁,那3年之后就是20到27岁。

  因此,我们就能推算3年后他们熟悉的梗是哪些,什么内容可以让他们有时代共鸣。这些内容我们都会提供给电影的主创团队。鲁鹏对《三声》(ID:tosansheng)说。

  数据对内容的指导在《十冷2》中的一个典型运用是笑点的设置,这些看似随意设置的梗实际上是在数据指导下完成的。

  第一层是原著粉,沿用电影第一部的时光鸡和原著漫画里小金刚的设定属于这一层。

  第二层是核心受众,柯南、头文字D这样的恶搞都属于这一层,通过对年龄的判断去安置一些能够引起他们时代共鸣的笑点。

  第三层是一些普遍的笑点,例如托尔的上海话和doge表情,这一层用以拓展和打动更多的外围潜在观众,为票房提供更多可能。

  “我们只提供数据,具体情节如何设置,笑点如何设计是导演去和创作团队磨合。”鲁鹏说。

  当国内大部分的动画制作人还埋头沉浸在自己的创作世界,并期待用创作出的这部作品去试验市场的反应的时候,《十冷》的作法背道而驰。

  一旦这条走通,对于国内大部分想要做动画电影的人而言,无疑提供了一种新模式。

  检验这个模式的标准就是《十冷2》的票房。董志凌在手机里输入了一个数字,这是他预测的《十冷2》的票房。临近电影上映,他显得有些忐忑,他把这归结为第二部电影投入的增加。

  鲁鹏看上去更有信心,这些自信来自于试映数据反馈。在这些看片会中,他精心安排了人员的组成比例,然后去一个个验证自己此前的想法,结果和他的预判重合度很高。“之前我们埋的梗大家都可以get到,这是一个成功的基础”。

  新浪简介┊About Sina┊广告服务┊联系我们┊招聘信息┊网站律师┊SINA English┊通行证注册┊产品答疑

  或许谁都不希望看到这样一个景象,不久的将来搭载Helio X30的某某...[详细]

  腾讯在资本市场受此影响依然很是明显,7月4日,腾讯控股跌幅达4....[详细]

  近日一款名为“全能车”软件受到人们关注,只要缴纳一份押金,便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