豆瓣评分仅51开心麻花江郎才尽了吗?

快乐麻花 2019-01-03 17:04:03

  这个团队慢慢进入大众的眼睛,随后每年开心麻花都会拍摄一部不错的的电影,也开始慢慢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口碑。

  《李茶的姑妈》作为开心麻花的第五部作品,和几部前作有着一样的特点:改编自同名话剧、影片充满对于社会的浮夸。

  该片改编自开心麻花的同名舞台剧,而舞台剧又改编自1892年的英国戏剧《查理的姑姑》,现在这部戏剧仍在舞台上演出,被翻拍过多版电影。

  较为出名的是1925年的默片版本和1941年的有声片版本,不过网络现在很难找得到能看的资源。

  我们其实并不知道《李茶的姑妈》改编了哪些东西,但是仅从本片来看,其中的和思想应该变得不多,影片表现出来的的确是1892年的陈腐思想。

  作为一部国庆档的“开心麻花”电影,想必都大的多数人都在影院观看过了,所以本篇并不想过多着笔剧情,更想和大家谈一谈电影的一些问题和从这部电影反映出的一些事。

  我实在是没想到在2018年的今天,长于将剧本,台词及细节本土的开心麻花团体的电影,竟然没有将100多年前的作品的不和时代之处作出修改。

  如片中两个陌生互不认识的男女在衣柜中不可描述为笑点、以梁先生性侵假姑妈为笑点,甚至还出现了即使老公出轨,只要一夜销魂便可以原谅的桥段。

  这种直接片面的物化女性的行为,是对女性最大的不尊重,也是影片本身最大的三观不正的地方。

  并不是说电影中就没有其他笑点,但是这类笑点显然不如这种带着颜色的段子给观众印象深刻。

  这些带着颜色的桥段,在小剧场、舞台剧、固定观众群体中或许依旧受用,可变成电影,在大银幕上接受更多人的挑剔时,缺点就会被无限地放大。

  但本片显然没有:性,简单直接地就能转变成钱和爱,实在是不能让活在2018的我信服和接受。

  其实开心麻花是本可以不用这种桥段去满足观众的,他们是可以做到更好而且已经做到过的。

  例如在《夏洛特烦恼》中“马什么冬梅”、《羞羞的铁拳》“铁锅炖自己”这样的桥段,其好笑程度不仅优于颜色段子,而且相对更为高级和让人舒服。

  而梗在喜剧电影里占大部分,当一个梗被玩烂了后,它还是能逗乐人,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和价值了。

  《李茶的姑妈》这部电影,影片本身的笑点堆砌很是老旧。如跑地图这样的笑点也是一笑多用,令人审美疲劳。

  喜剧就像魔术一样。魔术行业有个禁忌,一个魔术不要再同一个观众面前表演两次,喜剧也同理。

  当人们逐渐习惯了爆米花电影的笑料,哪怕电影本身确实精彩,但在口碑上却永远停滞不前。

  这个问题其实在暑假档的《西红柿首富》中就有所体现,当时观众之所以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主要归功于《西虹市》本身剧情上反差足够大,而这种反差带来的笑点足够支撑起整部电影的支架。

  纵观《夏洛特烦恼》、《羞羞的铁拳》、《西红柿首富》以及这部《李茶的姑妈》。开心麻花将一个套用了四遍,那就是我们闲暇时最爱幻想的“如果”。

  这种错位与反差固然可以带来很好的喜剧效果,但它亦是一个隐患,因为往后会有越来越多多的喜剧电影,如果仅局限一种表演方式那么必定会走不长远。

  时代在变化,观众对于影视作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我也真的希望开心麻花能认认真真的做出一部好电影来。

  徐峥的囧系列电影也有许多诟病,但是他不依旧主演了《我不是药神》这部佳作。

  对于《李茶的姑妈》中实际存在的问题我实在忍不住的想提,可待一吐为快后我又在想:

  是有着悲剧内核的吗,还是嬉笑怒骂社会的呢,亦或是简简单单只能让你捧腹一笑的呢?

  答案是都要有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是否现实,是否有着悲剧内核成了评判喜剧电影的标准,大家开始形成一种错误的刻板印象。

  仿佛满足以上条件的喜剧就是雅的喜剧,众人喜爱;不满足的就是俗的喜剧,造人歧视。

  且不说电影作为第七种艺术,本应雅俗共赏,喜剧电影的深度并非是评判其雅俗的标准。

  我在之前于《盲山》中说到:评判一部电影的优劣,标准其实是很个人的。希望大家能有自己的标准,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