蕴含管理的成人笑话

成人笑话 2018-11-05 19:33:12

  这个故事教育我们要知道自己是谁,就拿管理来说吧,不可能由着你管理层去挑到世界上的好牌,比如说一个BBS请到余秋雨、周国平来坐镇,这人气绝对不用愁,可这可能吗?在大多数的时候,我们要善于整合自己手中的牌,把不同个性的人捏合成最好的战斗力,这就是成功的。

  没想到隔天居然又看到袋鼠全跑到外面,于是管理员们大为紧张,决定一不做休,将的高度加高到100米。

  很多自上而下的管理模式,就像一个事娘们,无时不刻地窥视着下面的每一个表情和动静,而随时随地想去干预调整,往往你根本没哩清下面人的思,你就莫名其妙地纠正了,或了,一点等待的耐心和理解的观察力都没有。人也有臭棋和调整的时候,如果你事无巨细时刻盯着下面人来看,那么没有一个经得起你这么夜以继日的挑剔,真正的观察和评判是每隔一段时日的评判。

  可第二天早上起来,母蟹发现自己的新郎与其它螃蟹别无二致,而只是会。母蟹就很生气问是怎么回事,‘亲爱的’,公蟹回答说:‘可我不能天天喝那么多酒啊’”

  我们总是习惯性地和不珍惜我们手中业已获取的资源,我们习惯于那些陌生带来的神秘感,正如尼采所说:“这座山使整个地区从各个角度看起来都很迷人,而且很有意味,因此我们对自己如此诉说了几百遍后,便不经三思地对它表示激赏之意,因此我们毫不憬悟地攀登它。突然间,围绕我们的山仿佛就从我们的梦幻中失去了魔力。许多的伟大,就像是许多的善与美,只希望隔着些距离让人看。”

  世界上没有一对完全相似的人,也没有整齐划步的作派,人不可能任何时候都是干练和强劲的,而每个人都不是用一样的模式去处理冲突,或是解决问题。你所认为自己的观察和判断,都是基于你的思维下的结论。人最大的就是不能去体谅别人、不能去了解别人,而总是理解力的第一杀手。而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生杀予夺的傲慢,其实是一种神经质。

  “农夫家里有一群母鸡和一只快乐的种公鸡,几年过去了老公鸡操劳过度了,农夫就想买一只小公鸡来改善母鸡的生活,看着小公鸡的让母鸡们流口水时,结果老公鸡就对小公鸡说有本事我们就跑十圈,谁赢了母鸡就归谁,说着一马当先跑了出去,小公鸡就奋力在后面追,老公鸡就玩命在前面跑,所有的母鸡在旁边热情地加油。

  眼看跑了三、四拳老公鸡有点气力不支了,眼看小公鸡就要追上了,这时只听得‘砰’一声,小公鸡一头栽倒了,农夫拿着一杆枪,地说‘他们又卖给我一直同性恋的鸡’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